徐明棋教授接受《解放日报》采访:美联储“闪电”大幅降息,背后有三大推手

来源: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3  浏览次数:19

2020年3月3日,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50个基点到1%至1.25%的水平。这距离本月17日的货币政策会议整整提前了两周,而降息50个基点也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。然而当天,纽约三大股指仍以收跌告终。

 

对此,上海国际经济与金融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徐明棋认为,美联储连货币政策会议都等不及开,就迫不及待降息确实很罕见,可能出于两方面原因:一是安抚市场对疫情扩散的担忧情绪和过度反应,借此向市场发出明确信息,美联储会采取相应措施,无需恐慌。二是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施压不无关系。降息前,特朗普嫌美联储动作太慢,降息后,他又感到远远不够,发推文催“更多降息”。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:其一,美国经济增长的关键指标,比如投资率、劳动生产率却很逊色,说明美国生产、投资疲软,经济金融化、制造业不振已成为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。其二,美国史上最长的经济增长周期快到拐点,经济有陷入衰退的风险。其三,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,将对经济产生不利影响。三个因素叠加,可能会进一步把经济推向危机边缘。所以,美联储才紧急降息。



徐明棋教授认为,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,金融坏账引发市场流动性短缺。在此情况下,通过降息补充流动性,降低货币成本,确实对症下药。但是,现在美国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,也不是经济数据不好,而是市场对疫情可能冲击经济的担忧。疫情如不能得到有效控制,可能会触发经济衰退周期的到来,这不是靠简单的宽松货币政策能解决的。


对于美联储“闪电”降息,也被认为可能会推倒全球各国央行降息的多米诺骨牌;此后,多国跟进降息。在徐明棋教授看来,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即将开启,但这未必是好事。降息会带动资产价格新一轮调整,如果释放的流动性不能有效进入实体经济,就会打乱正常供求关系,引起更多投机炒作行为。